肯德基妈妈婉言回拒救助站 家乡政府派人欲将其接回(4)

没多久,小珊再次上门。“她谈到赔偿问题,开口要几十万,然后跟我争执起来。”张女士说她选择了报警。

此后,大冶市还地桥镇、保安镇司法、公安、妇联、信访等部门先后介入,协调解决此事。小珊先后两次同意打掉腹中的胎儿,最后又反悔。“第一次,我们陪她到鄂州一家医院引产,她不见了踪影。”张女士说。第二次是在大冶市人民医院,结果同样以小珊临场逃跑告终。

去年8月以后,小珊再未造访。提起其间种种矛盾,59岁的张女士眼泪直流。今年2月份左右,张女士接到镇信访部门的电话,才得知小珊已经产下一名女婴,当时孩子已经2个多月。

在还地桥镇相关部门举办的协调会上,张女士提出抚养孩子,但被小珊拒绝。“她要我们每个月给2000元抚养费。”双方不欢而散。临走时,张女士偷偷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孙女,心里如打翻的五味瓶。她与丈夫共生育了三个孩子,大女儿出嫁后早逝,大儿子结婚六七年,至今未育,最小的孩子沈奇虽然有了孩子,但又成现在这样。